吸管九号

习惯就好

【凹凸世界乙女向】 再见,我的挚爱 卷九

  “祖玛祖玛,你说老大是……怎么了?”一个红马尾(韩信……不)少年一蹦一跳地正朝另一边一脸嫌弃看着他的绿发少女走去。
  “雷德……”蒙特祖玛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最后却只是叫了少年的名字。
  “祖玛……”雷德式星星眼 jpg.
   眨巴眨巴
  “闭嘴”
  “咔嚓”咳,我能说雷德小可爱的“公主梦”破碎了吗?(不)
  果然是不出意外的回答啊!
  嘉德罗斯勾了勾嘴角,划出淡淡的讥笑。
  “走了………目标……凹凸大赛!”

  “好的,昔法。现在距离你的生日还有两周,所以……加油喽!”
  加油,昔法。作为曾经的“路西法”(并不是指一个名字,而是指曾经都成为过“堕天使”的“使魔”的统称)。这不只是属于你的骄傲。

  “下一个关卡…是…需要地点触发的吧?”温裕看着已陷入沉睡,等待传承的天使和恶魔问到。
  与其说是问,倒不如说是直观陈述一点的,随机带问号的句子罢了。
  “是的……地点:雷王星”

  对于地点,温裕早已看穿了一切。从……知道,第二关卡是“爱情”时,就知道了。
  现在,该干什么?她没考虑过。不过,先睡一觉吧!
  妈妈说过:不管有多累,有多孤独,有多无助。睡一觉起来,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
  是的,这是妈妈,也是“我”。
  晚安,这个世界。
【比较短,等我去理一下后再续更,诶嘿嘿】

【凹凸世界乙女向】 再见,我的挚爱 卷八

(这次感觉有点破纪录了呢,现在依稀记得,以前写的最多的一次小说是七章半,然后……就歇了…绝对不是因为我懒!!!)←这不是凑字数

  丹尼尔
  那个“神眷顾的人”
  他的人生,几乎就是只有他不想要到,没有他要不到的。
  众所周知,丹尼尔是个典型的温雅公子,但……为了那个人,他也很会“小人”的。
  那……又是为什么,他会这么做?
  仿佛知道温裕的心声,突然响起一阵声音。
  “昔法…………凹…凹凸、大、大赛”声音很童稚,很生涩,带有那掩不住的僵硬。
  “还没崩溃吗…………这样啊……”声音突然地响起,但又突然地消失。
  昔法?崩溃……温裕思考了几下“昔法”——人名。
  西方有一魔,无昔而不法。
  是谁?跟我有关系?崩溃?
  无尽的思考局限了温裕的感官,她没察觉到——周围的环境变了。

  “妮子……我…走了”男人悲伤的闭上眼睛,又似认命,又似决绝。
  “不!云…云哥”女人扑上去,一把抱住男人的……遗…遗体。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
  “我…已经放弃了……王位……”
  “就连……就连!走的时候,我、我都是一路……一路帮“堕”清理门户……”
  “是我哪里不好,哪里做错了吗?”
  “…………”
  “父王…带着母后,离开了我……兄弟……都唾弃我……现在,连你也……要走了吗?”
  所以……果然,我就是颗灾星啊!

  温裕的眼睛有点红,又有点黑——她在抑制自己,她怕……她怕自己会魔化,变成那…………人不人,鬼不鬼的……
  妈妈,会嫌弃自己的……

  她看到并知道了一切,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手已经面目全非,血流不止。她明白,自己之前的淡定从容全部都是伪装的。
  她难道,还不知道,自己的心有多痛吗?
  她想着,就这么装下去吧……她可怕母上大人嘲笑呢!
  她相信,这是她的底线的,再过一下,说不定,她会魔化。
  现在,一切的一切,那…都是无稽之谈!
  什么从容淡定?看到父母近乎绝望的表情,父亲离开。这都是狗屁!要不是天使的理智,她……早就上去…撕逼了……
  什么心有多痛?这些骗骗别人就行了,骗的过自己吗?痛……早已无法形容…那种……死寂的感觉——那,早就不是痛了。那,是麻木,是僵硬。
  什么害怕嘲笑?鶸,你是不是忘了……他们…早就走了啊!
  什么底线魔化?她的底线从丹尼尔掀开袍子,露出充满讥讽的眼神时,就已经被挑拨的“一干二净”。
  而现在……温裕勾起了一个邪魅的笑容。
  期待我魔化吗?那就……如你所愿……

  一切,都是借口。
  当少女再次睁开眼睛时,映入眼帘的是满地的尸体,血肉模糊和格外感觉的……两个人。
 
  “你想干什么”温裕面无表情地对着“空气”说话。
  “昔法,恭喜你完成第一关“亲情”。很荣幸你是至今用时最快并保持清醒的人……嗯,还并没有魔化……再接再厉!”系统的声音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喜悦之意,反而是无尽的蔑视,似乎在散发着“哼,这么慢,看错你了呢!渣—渣!”的傲娇气质。
  “事件还原达70%”言下之意就是:都是真的,只有30%是假的,加油寻找真相吧,骚年!
  “嗯……”
  其实,温裕并没有发现,系统的声音有生动了不少和……刚刚所发生…的一切,都被一个8岁的…金发小男孩看得一清二楚的……他眼里充满对天下人的蔑视和不屑一顾。
  “无聊……祖玛…走”
【自认为很大粗长的作者:咳,到现在凹凸大赛还没有开始,温水煮青蛙……mdzz啊!大家发现了吗?全员普遍小一岁!没错,全是套路!】

【凹凸世界乙女向】 再见,我的挚爱 卷七

  “大哥…………我……”我也喜欢她啊!
  “嗯?”雷狮回头看了看已经恢复平静的卡米尔,挑眉道。
  “没什么……大哥…………加油”
  不知道废了多大的力气,卡米尔硬是牵扯出一抹“微笑”,说僵硬也还是柔滑了几分。
  “卡米尔,你以后还是别笑了……小心温裕她……笑你啊……”雷狮一看,立马嘲笑说。
  气氛突然安静了,他们似乎都想起了——那个总陪着他们嬉笑的女孩……不见了。
  “…………卡米尔……一起努力吧!”努力成为那个海盗王,让全世界的人一起找她。
  “…………好…………”

  “温裕,记住——追求本心便可”恶魔看着面表无情的女孩,意外的严肃说道。
  “啰嗦”
  这……
  这可把恶魔给气的啊,一口气上不去,差点就这么气晕过去。
  “开始吧”这一次,无法回头了。要么活下去,即使苟延残喘。要么离开这个世界,那是抛弃一切的……
  回应温裕的,不是恶魔妩媚的声音,也不是天使低沉的声音,而是……
  两个人……不,是一切的消失和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响起。
  “妮子,睡了吗?”一个醇厚的声音猛然响起。
  温裕一愣,眼中充满的不可置信:那、那是……
  “云哥……谢谢你…”女人看到另一旁那男人眼里满满对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的宠溺,不禁开口道。
  亲情…这是……!!!
  “爸爸!妈妈!”温裕再也忍不住了,嘶吼出来。
  她想过去抱住他们,可是她动不了。她只能就这么站着,死死的站着。
  “爸爸……妈妈…”两行清泪从少女的眼中滑落,说到底,她也不过是个14岁的还是而已,是个本该正被父母捧在手心上当小公主的年纪。但是……命运啊!
  爸爸,那是一个无论在哪里都把妈妈放在首位的男人。他比女生还细心,会随身带着医疗箱和零食——为了妈妈。
  而妈妈,她可淘气了。怀着自己的时候天天瞒着爸爸去飙车。怀着弟弟的时候,还闹着去蹦极呢!并肩而行逛街时,都说我们是一对姐妹。
  那时候,可真的好幸福啊!
  “云哥……我是“堕”…会不会拖累你……”如果不是见过,恐怕温裕想一年都想不出来乐天派的妈妈的愁眉样。
  不过……原来…“堕”是妈妈,她一直以为是爸爸的。
  早在休整的这几天,温裕就跟恶魔了解清楚了路西法的一切,包括“堕”。
  “妮子,我……”话音未落,一排黑衣人骤然降临。
  这是!
  温裕的瞳孔猛缩。
  她似乎知道了剧透。
  妈妈怀孕了,不是我就是我弟——温裕或者温语。
  那么,这些人……
  估计就是了。
  温裕的嘴角勾起的一个笑容,可是却并没有让人感到微笑,反而是无尽的寒意。
  那么,让我看看,你……纠结是谁吧?
  “封秋,你身为“堕”,却自改姓氏为凤妮”
  “并与一凡人……不对,等一下!天使,你竟与一天使结侣!”
  “你被净化了。”
  “奉神曰:赐于三人……凌刑”
  凌刑!她早该想到的!
  扒皮,解剖(其实这里是许墨干的(不)),鞭尸,碎肉等等等等都属于凌刑。
  他们竟然……等一下,凌刑之所以这么恐怖,是、是因为……那所有的刑法,只是在身体占了20%的疼痛,剩下的,可全都是灵魂上的疼痛!
  温裕麻木的看完了全程。
  她看到,爸爸为了保护妈妈自爆灵魂也只不过是微微伤到期中一人。
  她看到,爸爸走后,那群渣滓欺辱妈妈。
  她看到,自己那还未出世的弟弟的头发是深栗色,眼睛是浅棕色的,嘴唇也一直是紧抿着的,真像爸爸。
  她看到,他们的首领——一个白发金眸的人,衣服的领子处有许多的黑星星。
  丹尼尔。
【咳,这次可以摸着良心(并不,没有良心)自豪地说:短小精悍最棒!】

【凹凸世界乙女向】 再见,我的挚爱 卷六

  “很抱歉二位,决定权在我是手上”温裕的声音从另一头传来,是那么的苍白,令人心中不免起了几分怜悯,也是不知为何的。
  “诶呀呀,不就是在你的小世界里待几天嘛?急什么!”连一向高冷的天使此时也迎合了几下恶魔的话。
  “给我讲一下继承吧!”似乎想到了什么,温裕的声音低沉下来,令人听不出情绪。
  想到了什么?想到了似乎,在不久之前,有那么一个紫罗兰色眼睛的小海盗大不言辞的想跟自己约架在一年后。还想到了什么?噢……小海盗爱上一个人…然后,自己就走了。但最后想到的,不是与小海盗的纠纷,而是……自己临走之前,小海盗看了自己一眼——那是充满了不以为然、不在乎的眼神。
  真可笑啊!
  这是耻辱,
  那么,就忘掉吧……
  “咳,”小葵(ju)花课堂开课了!
  “继承,很容易理解。就是近代亲人的传承过继…………其实,你不解的,是……那个……那个…考验吧?”说道这里,恶魔不禁打了个颤,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太高雅的回忆。
  “磨磨唧唧,我来说”天使一把推开恶魔。
  “考验,分为亲情,爱情,友(ji)情,诞生和堕落。一共五个关卡。这个世界似乎,也只有丹尼尔闯过了五关。但是,也是在这里,他丢失了自己的心……”天使情不自禁的抬起了头,仰望着并不存在的天空,似乎想透过它看到另一个人。
  “哟,不讲了?到我了。五关,就是五个极端。等你五关都闯完时,你或许就会真正的无欲无求。但你想过了这五关,你就得……”讲到这里,突然插进来的恶魔突然不吱声了,邪笑又道:“嗯……剩下的……你就得自己体会了……”
  “开始吧”天使与恶魔对视了一下,坚定地点了点头,眼中肯定的信念使温裕微微一愣。而这一愣,使她掉入了……万丈深渊。

  “卡米尔,找到了吗?”雷狮不知道这是第几次这么问他了。即使知道她肯定已经走了,可该死的还抱着点希望。
  “……大哥,没有”低垂着脑袋,没有人能看得清卡米尔眼里的后悔,怨恨——他从未如此后悔自己的选择和怨恨自己的懦弱。如果当时,知道了她要走的时候,没迈开去拦她走,是不是……他们现在还向往常一样吧?
  卡米尔挣扎了许久,艰难地开口道:
  “大哥……她…喜欢海盗,一年后……她会回来的……还有…头巾……”她一定会回来了。这句话,连自己都不信……但,还是想赌一把——赌她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了大哥。
  这是一个恶性循环赌。不喜欢——她就不会回来,再也见不到了。喜欢——那么……自己呢?他不知道。
  “一年后……对啊!她承诺过我们要打一场的!她不会言而无信的!”雷狮似乎想起了什么,像打了鸡血般跃了起来。
  “嗯……对啊…还有,她问过凹凸大赛……”卡米尔说着,空洞的看着远方,痴迷的看着。
  时间,地点,人物!
  “我知道了!但是……她…啊,海盗!”
  “卡、卡米尔,现在,现在就去黄昏之地(一个很混乱的星系,也称海盗的诞生地),我要成为真正的海盗!”
  或许到几百年以后,都不会有人相信——名震四宙的雷狮海盗团,竟然是因为一个女人的一句话而成立的。
  红颜祸水,红颜祸水啊!
【咳,感觉这次算大粗长了吧?
其实,短小精悍也很好】

【凹凸世界乙女向】 再见,我的挚爱 卷四

(还没死之前,再来一波)
  “啊欠,早啊!”一从小镇旅馆出来,温裕就看见了在一旁啃烤串的雷狮,嗯,很扫兴。
  “你这里”温裕指了指雷狮的头发,说“差了点什么……唔,似乎是……是什么呢?……噢噢噢!头巾!”仿佛茅塞顿开般,温裕激动地上跳下窜。
  似乎,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激动……为什么?
  “头巾?真莎士比亚”雷狮看都不看她一眼,继续痴迷于啃肉串。
  “哈?什么莎士比亚?等一下……莎比?”温裕一脸纠结的念出了……答案?
  靠靠靠靠,骂个人还带猜谜语的?
  我是小天使,我看不见!
  “那你什么时候生日啊?我做一个给你吧!”温裕故作自然地“随口”问了问。
  她也知道,然并软。
  她快15岁了,生辰那天,她可能会像凤凰于飞般涅槃,也可能……像卧龙般堕落……生死一线。
  至少,留下点什么吧?
  给朋友?
  “生日?幼稚……”雷狮一口吃完了那块烤肉,站起身来拍了拍不存在的灰尘,潇洒离开。而就在温裕不抱希望,希望黯淡的时候,远处忽然飘来一句话。
  “4月10日…………还有半个月”

  “温裕……好了吗?”卡米尔看着面前禁闭的大门,再一次轻轻的敲了几下。
  “好了好了!”声音很小,似乎是从远处飘来的,但掩不住主人的兴奋,激动之情。
  好家伙,不枉她准备了这么久,几乎天天不吃不喝!天知道一个从未碰过丝织的人在半个月中赶出两个像模像样的作品比登天还难啊!
  温裕低头看了看自己千疮百孔的手指,有点心疼,但更多的是对自己成就的自豪。
  “碰”大门一下子被人粗暴的撞开了。
  大门:¬_¬`呵呵,我还是个孩子蟹蟹。
  “接着”温裕看都不看卡米尔一眼,一把把红围巾丢过去就跑了。
  “哈哈哈哈,让你平时这么安静!以后就给我戴着它,不许取下来!”温裕站的远远的,看着又绿又红的人…………啊啊啊,早就想这么干了!
  “几点了?几点了?”似乎想起了什么的温裕立马星星眼的朝着卡米尔卖萌ớ ₃ờ。
  卡米尔(高冷):……
  “18点37分,你还有13分钟”
  “十十十……十三分钟?啊啊啊”温裕一听所剩的时间不多了,立马放开腿朝走廊的另一头跑过去。
  嗯,计划不能忘!
  先过去给他一个大大大大炒鸡无敌大的拥抱,趁他没反应过来时把头巾捆他头上,然后捆完就跑!
  等一下……捆上去的时候是系中国结还是蝴蝶结呢?
  温裕边跑边想,不知不觉,就缓下了脚步,慢慢地走起来了。
  “雷狮!”温裕看着一旁抱着佳人的少年,笑容未减丝毫,继续蹦蹦跳跳向前走。
  哼,在意什么?雷狮不是因为要找他妹妹才对这些女人动手动脚的吗?
  正常正常,很正常……
  只是,她为什么宁可碰那些女人也不愿跟她对视……
  没事
  温裕再一次重振欢笑,毕竟天天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心里……竟然意外的酸涩呢!
  温裕再再一次重振欢笑,尽管是那么的僵硬,那么的虚伪、做作。
  脚步越来越慢,越来越慢……
  走近了,有近了几分,马上就能给他礼物了!
  可是,直到真正走近时,温裕才知道。
【要先来一波爱的虐虐了,嗷呜,老夫的少女心也想煽情一把啊!
或许,也只有真正经历过的人,才知道
该配合你演出的我,你视而不见
那描述的是一场怎么样的殇情……
  好吧,这次估计真的歇了……】

可能被寄刀片

快期中了,可能会退网不久……嗷呜,更文啊~
给你们留些念想剧透剧透吧……

哼,你问我是选择真相还是你?
当然……是真相了!
你?算得了什么?
就这样,雷狮,不见!

——温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