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管九号

习惯就好

【凹凸世界乙女向】 再见,我的挚爱 卷九

  “祖玛祖玛,你说老大是……怎么了?”一个红马尾(韩信……不)少年一蹦一跳地正朝另一边一脸嫌弃看着他的绿发少女走去。
  “雷德……”蒙特祖玛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最后却只是叫了少年的名字。
  “祖玛……”雷德式星星眼 jpg.
   眨巴眨巴
  “闭嘴”
  “咔嚓”咳,我能说雷德小可爱的“公主梦”破碎了吗?(不)
  果然是不出意外的回答啊!
  嘉德罗斯勾了勾嘴角,划出淡淡的讥笑。
  “走了………目标……凹凸大赛!”

  “好的,昔法。现在距离你的生日还有两周,所以……加油喽!”
  加油,昔法。作为曾经的“路西法”(并不是指一个名字,而是指曾经都成为过“堕天使”的“使魔”的统称)。这不只是属于你的骄傲。

  “下一个关卡…是…需要地点触发的吧?”温裕看着已陷入沉睡,等待传承的天使和恶魔问到。
  与其说是问,倒不如说是直观陈述一点的,随机带问号的句子罢了。
  “是的……地点:雷王星”

  对于地点,温裕早已看穿了一切。从……知道,第二关卡是“爱情”时,就知道了。
  现在,该干什么?她没考虑过。不过,先睡一觉吧!
  妈妈说过:不管有多累,有多孤独,有多无助。睡一觉起来,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
  是的,这是妈妈,也是“我”。
  晚安,这个世界。
【比较短,等我去理一下后再续更,诶嘿嘿】

【凹凸世界乙女向】 再见,我的挚爱 卷八

(这次感觉有点破纪录了呢,现在依稀记得,以前写的最多的一次小说是七章半,然后……就歇了…绝对不是因为我懒!!!)←这不是凑字数

  丹尼尔
  那个“神眷顾的人”
  他的人生,几乎就是只有他不想要到,没有他要不到的。
  众所周知,丹尼尔是个典型的温雅公子,但……为了那个人,他也很会“小人”的。
  那……又是为什么,他会这么做?
  仿佛知道温裕的心声,突然响起一阵声音。
  “昔法…………凹…凹凸、大、大赛”声音很童稚,很生涩,带有那掩不住的僵硬。
  “还没崩溃吗…………这样啊……”声音突然地响起,但又突然地消失。
  昔法?崩溃……温裕思考了几下“昔法”——人名。
  西方有一魔,无昔而不法。
  是谁?跟我有关系?崩溃?
  无尽的思考局限了温裕的感官,她没察觉到——周围的环境变了。

  “妮子……我…走了”男人悲伤的闭上眼睛,又似认命,又似决绝。
  “不!云…云哥”女人扑上去,一把抱住男人的……遗…遗体。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
  “我…已经放弃了……王位……”
  “就连……就连!走的时候,我、我都是一路……一路帮“堕”清理门户……”
  “是我哪里不好,哪里做错了吗?”
  “…………”
  “父王…带着母后,离开了我……兄弟……都唾弃我……现在,连你也……要走了吗?”
  所以……果然,我就是颗灾星啊!

  温裕的眼睛有点红,又有点黑——她在抑制自己,她怕……她怕自己会魔化,变成那…………人不人,鬼不鬼的……
  妈妈,会嫌弃自己的……

  她看到并知道了一切,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手已经面目全非,血流不止。她明白,自己之前的淡定从容全部都是伪装的。
  她难道,还不知道,自己的心有多痛吗?
  她想着,就这么装下去吧……她可怕母上大人嘲笑呢!
  她相信,这是她的底线的,再过一下,说不定,她会魔化。
  现在,一切的一切,那…都是无稽之谈!
  什么从容淡定?看到父母近乎绝望的表情,父亲离开。这都是狗屁!要不是天使的理智,她……早就上去…撕逼了……
  什么心有多痛?这些骗骗别人就行了,骗的过自己吗?痛……早已无法形容…那种……死寂的感觉——那,早就不是痛了。那,是麻木,是僵硬。
  什么害怕嘲笑?鶸,你是不是忘了……他们…早就走了啊!
  什么底线魔化?她的底线从丹尼尔掀开袍子,露出充满讥讽的眼神时,就已经被挑拨的“一干二净”。
  而现在……温裕勾起了一个邪魅的笑容。
  期待我魔化吗?那就……如你所愿……

  一切,都是借口。
  当少女再次睁开眼睛时,映入眼帘的是满地的尸体,血肉模糊和格外感觉的……两个人。
 
  “你想干什么”温裕面无表情地对着“空气”说话。
  “昔法,恭喜你完成第一关“亲情”。很荣幸你是至今用时最快并保持清醒的人……嗯,还并没有魔化……再接再厉!”系统的声音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喜悦之意,反而是无尽的蔑视,似乎在散发着“哼,这么慢,看错你了呢!渣—渣!”的傲娇气质。
  “事件还原达70%”言下之意就是:都是真的,只有30%是假的,加油寻找真相吧,骚年!
  “嗯……”
  其实,温裕并没有发现,系统的声音有生动了不少和……刚刚所发生…的一切,都被一个8岁的…金发小男孩看得一清二楚的……他眼里充满对天下人的蔑视和不屑一顾。
  “无聊……祖玛…走”
【自认为很大粗长的作者:咳,到现在凹凸大赛还没有开始,温水煮青蛙……mdzz啊!大家发现了吗?全员普遍小一岁!没错,全是套路!】

【凹凸世界乙女向】 再见,我的挚爱 卷七

  “大哥…………我……”我也喜欢她啊!
  “嗯?”雷狮回头看了看已经恢复平静的卡米尔,挑眉道。
  “没什么……大哥…………加油”
  不知道废了多大的力气,卡米尔硬是牵扯出一抹“微笑”,说僵硬也还是柔滑了几分。
  “卡米尔,你以后还是别笑了……小心温裕她……笑你啊……”雷狮一看,立马嘲笑说。
  气氛突然安静了,他们似乎都想起了——那个总陪着他们嬉笑的女孩……不见了。
  “…………卡米尔……一起努力吧!”努力成为那个海盗王,让全世界的人一起找她。
  “…………好…………”

  “温裕,记住——追求本心便可”恶魔看着面表无情的女孩,意外的严肃说道。
  “啰嗦”
  这……
  这可把恶魔给气的啊,一口气上不去,差点就这么气晕过去。
  “开始吧”这一次,无法回头了。要么活下去,即使苟延残喘。要么离开这个世界,那是抛弃一切的……
  回应温裕的,不是恶魔妩媚的声音,也不是天使低沉的声音,而是……
  两个人……不,是一切的消失和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响起。
  “妮子,睡了吗?”一个醇厚的声音猛然响起。
  温裕一愣,眼中充满的不可置信:那、那是……
  “云哥……谢谢你…”女人看到另一旁那男人眼里满满对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的宠溺,不禁开口道。
  亲情…这是……!!!
  “爸爸!妈妈!”温裕再也忍不住了,嘶吼出来。
  她想过去抱住他们,可是她动不了。她只能就这么站着,死死的站着。
  “爸爸……妈妈…”两行清泪从少女的眼中滑落,说到底,她也不过是个14岁的还是而已,是个本该正被父母捧在手心上当小公主的年纪。但是……命运啊!
  爸爸,那是一个无论在哪里都把妈妈放在首位的男人。他比女生还细心,会随身带着医疗箱和零食——为了妈妈。
  而妈妈,她可淘气了。怀着自己的时候天天瞒着爸爸去飙车。怀着弟弟的时候,还闹着去蹦极呢!并肩而行逛街时,都说我们是一对姐妹。
  那时候,可真的好幸福啊!
  “云哥……我是“堕”…会不会拖累你……”如果不是见过,恐怕温裕想一年都想不出来乐天派的妈妈的愁眉样。
  不过……原来…“堕”是妈妈,她一直以为是爸爸的。
  早在休整的这几天,温裕就跟恶魔了解清楚了路西法的一切,包括“堕”。
  “妮子,我……”话音未落,一排黑衣人骤然降临。
  这是!
  温裕的瞳孔猛缩。
  她似乎知道了剧透。
  妈妈怀孕了,不是我就是我弟——温裕或者温语。
  那么,这些人……
  估计就是了。
  温裕的嘴角勾起的一个笑容,可是却并没有让人感到微笑,反而是无尽的寒意。
  那么,让我看看,你……纠结是谁吧?
  “封秋,你身为“堕”,却自改姓氏为凤妮”
  “并与一凡人……不对,等一下!天使,你竟与一天使结侣!”
  “你被净化了。”
  “奉神曰:赐于三人……凌刑”
  凌刑!她早该想到的!
  扒皮,解剖(其实这里是许墨干的(不)),鞭尸,碎肉等等等等都属于凌刑。
  他们竟然……等一下,凌刑之所以这么恐怖,是、是因为……那所有的刑法,只是在身体占了20%的疼痛,剩下的,可全都是灵魂上的疼痛!
  温裕麻木的看完了全程。
  她看到,爸爸为了保护妈妈自爆灵魂也只不过是微微伤到期中一人。
  她看到,爸爸走后,那群渣滓欺辱妈妈。
  她看到,自己那还未出世的弟弟的头发是深栗色,眼睛是浅棕色的,嘴唇也一直是紧抿着的,真像爸爸。
  她看到,他们的首领——一个白发金眸的人,衣服的领子处有许多的黑星星。
  丹尼尔。
【咳,这次可以摸着良心(并不,没有良心)自豪地说:短小精悍最棒!】

【凹凸世界乙女向】 再见,我的挚爱 卷六

  “很抱歉二位,决定权在我是手上”温裕的声音从另一头传来,是那么的苍白,令人心中不免起了几分怜悯,也是不知为何的。
  “诶呀呀,不就是在你的小世界里待几天嘛?急什么!”连一向高冷的天使此时也迎合了几下恶魔的话。
  “给我讲一下继承吧!”似乎想到了什么,温裕的声音低沉下来,令人听不出情绪。
  想到了什么?想到了似乎,在不久之前,有那么一个紫罗兰色眼睛的小海盗大不言辞的想跟自己约架在一年后。还想到了什么?噢……小海盗爱上一个人…然后,自己就走了。但最后想到的,不是与小海盗的纠纷,而是……自己临走之前,小海盗看了自己一眼——那是充满了不以为然、不在乎的眼神。
  真可笑啊!
  这是耻辱,
  那么,就忘掉吧……
  “咳,”小葵(ju)花课堂开课了!
  “继承,很容易理解。就是近代亲人的传承过继…………其实,你不解的,是……那个……那个…考验吧?”说道这里,恶魔不禁打了个颤,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太高雅的回忆。
  “磨磨唧唧,我来说”天使一把推开恶魔。
  “考验,分为亲情,爱情,友(ji)情,诞生和堕落。一共五个关卡。这个世界似乎,也只有丹尼尔闯过了五关。但是,也是在这里,他丢失了自己的心……”天使情不自禁的抬起了头,仰望着并不存在的天空,似乎想透过它看到另一个人。
  “哟,不讲了?到我了。五关,就是五个极端。等你五关都闯完时,你或许就会真正的无欲无求。但你想过了这五关,你就得……”讲到这里,突然插进来的恶魔突然不吱声了,邪笑又道:“嗯……剩下的……你就得自己体会了……”
  “开始吧”天使与恶魔对视了一下,坚定地点了点头,眼中肯定的信念使温裕微微一愣。而这一愣,使她掉入了……万丈深渊。

  “卡米尔,找到了吗?”雷狮不知道这是第几次这么问他了。即使知道她肯定已经走了,可该死的还抱着点希望。
  “……大哥,没有”低垂着脑袋,没有人能看得清卡米尔眼里的后悔,怨恨——他从未如此后悔自己的选择和怨恨自己的懦弱。如果当时,知道了她要走的时候,没迈开去拦她走,是不是……他们现在还向往常一样吧?
  卡米尔挣扎了许久,艰难地开口道:
  “大哥……她…喜欢海盗,一年后……她会回来的……还有…头巾……”她一定会回来了。这句话,连自己都不信……但,还是想赌一把——赌她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了大哥。
  这是一个恶性循环赌。不喜欢——她就不会回来,再也见不到了。喜欢——那么……自己呢?他不知道。
  “一年后……对啊!她承诺过我们要打一场的!她不会言而无信的!”雷狮似乎想起了什么,像打了鸡血般跃了起来。
  “嗯……对啊…还有,她问过凹凸大赛……”卡米尔说着,空洞的看着远方,痴迷的看着。
  时间,地点,人物!
  “我知道了!但是……她…啊,海盗!”
  “卡、卡米尔,现在,现在就去黄昏之地(一个很混乱的星系,也称海盗的诞生地),我要成为真正的海盗!”
  或许到几百年以后,都不会有人相信——名震四宙的雷狮海盗团,竟然是因为一个女人的一句话而成立的。
  红颜祸水,红颜祸水啊!
【咳,感觉这次算大粗长了吧?
其实,短小精悍也很好】

【凹凸乙女向】 再见,我的挚爱 卷五

  这一切的一切,自欺欺人……

  “…啊,哈啊…狮~慢点……嗯”佳人和雷狮的头紧紧靠在一起。长时间的憋气并不好受,很快他们就分开了,拉出了一条银丝。
  他们……这…应该就不是找妹妹了吧?
  温裕笑了笑,扬起了丝讥讽,又或者是自嘲的笑容。自己好傻哟,这么久了……竟然还相信?话说回来,我又为什么要去管他呢?我又有什么资格呢?
  再次扬起的笑容,不再那么的僵硬,反而很自然,很正常。
  这样,不就好了吗?悄悄地把东西给他,再悄悄的离开……反正,也没有人在意我……不是吗?
  明明只是两个相隔50米距离的地方,可以一个却压抑寂静,一个却热火朝天。

  “喂,雷狮,我走了!”当这句话传音到雷狮的耳中时,温裕早已放好头巾,悄悄的走了,没有流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哼,走了就走了呗!还说什么?女人就是麻烦!
  一听女孩清冷的声音,再看了看怀中人搔首弄姿的模样。雷狮不知道为什么,莫名感到很烦躁。
  他忽略的女孩话里的孤独,留恋和不舍。
  这次,或许是她这两个月一来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迈出旅馆的门了吧?
  又或许,整幢楼也只有卡米尔一个人真正知道——温裕真的走了。

  夜晚降临了。
  恶魔出来了,天使回去了。
  “噢,亲爱的安琪,现在你打算怎么办呢?”“温裕”笑嘻嘻地看着湖泊里倒影的另一个“自己”,幸灾乐祸道。
  “你知道的——继承”倒影的“温裕”开口了,表情是那么的僵硬,就像一块死木板,冷冰冰的。
  “亲爱的,你确定吗?那可是很痛的呢!”这点,恶魔可没有骗人,确实很疼。
  不论是肉体上还是心理上,那都会有种折磨。
  “哼,话真多,还有什么事?”一直磨磨唧唧的,还真不愧是个恶魔。
  “继承的是我们正统血脉,或许你不知道,我们“堕”其实才是真正的路西法,毕竟他的仇人太多了,不做点隐藏怎么行?唉,也是委屈了我堂堂一公主啊!”【这里整理一下:
温裕的第一人格是个天使,但又是路西法的旁系后裔。第二人格是个恶魔,俗称“堕”并为隐藏的路西法直系后裔。但是雷狮等人认为温裕才是“堕”,但此时他们并不知道“堕”的真实身份,以为第二人格是路西法旁系后裔】
  “虚伪,休息一下,开始考验”
  “喂喂喂,很累的啊!”
  “……”
  真不知道两个面无表情的人是怎么对话的……
(更文不多,现赶质量不太好,十篇估计很悬,我尽力吧!)

【凹凸世界乙女向】 再见,我的挚爱 卷四

(还没死之前,再来一波)
  “啊欠,早啊!”一从小镇旅馆出来,温裕就看见了在一旁啃烤串的雷狮,嗯,很扫兴。
  “你这里”温裕指了指雷狮的头发,说“差了点什么……唔,似乎是……是什么呢?……噢噢噢!头巾!”仿佛茅塞顿开般,温裕激动地上跳下窜。
  似乎,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激动……为什么?
  “头巾?真莎士比亚”雷狮看都不看她一眼,继续痴迷于啃肉串。
  “哈?什么莎士比亚?等一下……莎比?”温裕一脸纠结的念出了……答案?
  靠靠靠靠,骂个人还带猜谜语的?
  我是小天使,我看不见!
  “那你什么时候生日啊?我做一个给你吧!”温裕故作自然地“随口”问了问。
  她也知道,然并软。
  她快15岁了,生辰那天,她可能会像凤凰于飞般涅槃,也可能……像卧龙般堕落……生死一线。
  至少,留下点什么吧?
  给朋友?
  “生日?幼稚……”雷狮一口吃完了那块烤肉,站起身来拍了拍不存在的灰尘,潇洒离开。而就在温裕不抱希望,希望黯淡的时候,远处忽然飘来一句话。
  “4月10日…………还有半个月”

  “温裕……好了吗?”卡米尔看着面前禁闭的大门,再一次轻轻的敲了几下。
  “好了好了!”声音很小,似乎是从远处飘来的,但掩不住主人的兴奋,激动之情。
  好家伙,不枉她准备了这么久,几乎天天不吃不喝!天知道一个从未碰过丝织的人在半个月中赶出两个像模像样的作品比登天还难啊!
  温裕低头看了看自己千疮百孔的手指,有点心疼,但更多的是对自己成就的自豪。
  “碰”大门一下子被人粗暴的撞开了。
  大门:¬_¬`呵呵,我还是个孩子蟹蟹。
  “接着”温裕看都不看卡米尔一眼,一把把红围巾丢过去就跑了。
  “哈哈哈哈,让你平时这么安静!以后就给我戴着它,不许取下来!”温裕站的远远的,看着又绿又红的人…………啊啊啊,早就想这么干了!
  “几点了?几点了?”似乎想起了什么的温裕立马星星眼的朝着卡米尔卖萌ớ ₃ờ。
  卡米尔(高冷):……
  “18点37分,你还有13分钟”
  “十十十……十三分钟?啊啊啊”温裕一听所剩的时间不多了,立马放开腿朝走廊的另一头跑过去。
  嗯,计划不能忘!
  先过去给他一个大大大大炒鸡无敌大的拥抱,趁他没反应过来时把头巾捆他头上,然后捆完就跑!
  等一下……捆上去的时候是系中国结还是蝴蝶结呢?
  温裕边跑边想,不知不觉,就缓下了脚步,慢慢地走起来了。
  “雷狮!”温裕看着一旁抱着佳人的少年,笑容未减丝毫,继续蹦蹦跳跳向前走。
  哼,在意什么?雷狮不是因为要找他妹妹才对这些女人动手动脚的吗?
  正常正常,很正常……
  只是,她为什么宁可碰那些女人也不愿跟她对视……
  没事
  温裕再一次重振欢笑,毕竟天天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心里……竟然意外的酸涩呢!
  温裕再再一次重振欢笑,尽管是那么的僵硬,那么的虚伪、做作。
  脚步越来越慢,越来越慢……
  走近了,有近了几分,马上就能给他礼物了!
  可是,直到真正走近时,温裕才知道。
【要先来一波爱的虐虐了,嗷呜,老夫的少女心也想煽情一把啊!
或许,也只有真正经历过的人,才知道
该配合你演出的我,你视而不见
那描述的是一场怎么样的殇情……
  好吧,这次估计真的歇了……】

【凹凸世界乙女向】 再见,我的挚爱 卷三

  温裕眨了眨眼,好奇地问:“你们是谁啊?不自我介绍下吗?”说罢,还故作生气地撅了撅起来嘴。
  “真是个纯洁的小天使啊……让天使救赎恶魔?是恶魔拯救天使吧……”雷狮自嘲地笑了笑。声音不小,但温裕正好听不清,却让卡米尔听得清清楚楚。
  大哥……是在宣誓主权吧?
  卡米尔自嘲般笑了笑。
  反正,当初就把她当成大嫂……没事的……
  好不甘啊,……属于自己的草莓芝士蛋糕……被人当做烧烤吃了……好不甘好不爽啊!
  “欸,你们再说什么啊?”温裕摸了摸头,呆萌的看着雷狮。
  “我是雷狮……是个海盗”未来将是个海盗。
  “噢噢噢,海盗耶!好酷哇!”温裕看着高自己快一头的少年,星星眼一闪一闪。
  “……卡米尔”
  “雷狮?卡米尔?……嗯唔……我叫温裕!”少女笑了笑。
  温裕俏皮地眨了眨眼。但没人发现的是,圆润的黑色眼眸,悄然变成了锐利的血红色。
  “喔,亲爱的们,请问凹凸大赛知道吗?”现在的她,不再是温裕。
  夜晚已经悄然降临,温裕的“亚巴顿”觉醒了。
  “凹凸大赛?”雷狮挑了挑眉,他不明白在这么落后的地方,竟然还有人知道凹凸大赛——这是一个属于上流社会的秘密。
  “嗯呐,我有不得不实现的愿望呢!”温裕妩媚地嬉笑道。
  雷狮有些不解,为什么前一秒还如此纯粹的女孩,现在为什么如此多娇诱人。
  “不为什么,因为我是“堕”啊!”少女俏皮地笑了笑,但让人心惊的是——她的眼眸已全然是血红色了。
  堕,是路西法的代表。
  象征着分裂,毁灭。
  在凹凸大赛的裁判长丹尼尔(打你二大爷or蛋妮儿)刚上任是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铲除了所有路西法党,名曰——非神之友,即除。
  至于现在的“堕”,也就是路西法的直系部下,估计只是个残魂吧?不成样子。能被“堕”附体的,温裕大概是有着路西法血脉的旁系后裔吧?不然,还会可以强点。
  但雷狮没想到的是,“堕”其实是温裕,这个“残魂”才是真正的路西法旁系后裔。
  “大哥”卡米尔看着一直盯着温裕看,脸色阴晴不定的兄长,出声喊道。
  “嗯?”
  “还有一年开始……”
  “凹凸大赛……嗯,的确还有一年”
  “那……怎么办?”言下之意很明显,温裕怎么处置?
  雷狮得意的瞟了温裕几眼,仿佛在说:你高兴什么?你的生死掌握在我的手里。
  “呵,小蕾丝,你不会以为我是个鶸吧?”温裕讥笑道。
  天真,你竟然真的以为“堕”的身份只是部属,暗卫吗?滑稽,可笑。
  “小—蕾—丝?”雷狮有点咬牙切齿的嘶吼道。
  “好吧好吧,不喜欢?唔……皮卡狮,乖哟!”温裕无视雷狮气的要杀人的眼神,继续说道“唔,要不我们来打一架吧!你看,我14岁,你17岁,打架不犯法、不犯法!”温裕持续作死ing。
  “好啊”雷狮气得发酵(发笑),“不过,免得说我以大欺小,给你一年。明年的今天,我们再来打!”
  温裕愣了愣,(哇喔,好man呢!)继续说“你……我困了,睡觉睡觉!”
  果然,还只是个14岁的孩子啊!
  【请珍惜现在的草莓味芝士蛋糕吧,过不了多久,就会变成苦瓜味辣椒蛋糕了,毕竟是篇虐文】
  【本人学生住宿党,周末更,勿急,求支持】
  【略带私设,女主很牛逼(可以撩妹和嫖汉(*^ω^*))】

【凹凸世界乙女向】 再见,我的挚爱 卷二

  自古,正邪相立,战争连连……
  道题甚,有人以正邪来区分友敌。殊不知,世界上,还有一个种族。他们,亦邪亦正。
  他们自称自己为“路西法”——“堕落的天使”。
  温裕,就是“路西法”,拥有绝对高贵、夺目的双重人格传承——天使“安琪”和恶魔“亚巴顿(绝对的破坏者,杀戮者)”。
这是继承,也是荣耀,更是灾难。
为了这个荣耀。
  她,也曾平凡过,但也就是这平凡,让她从今往后拼命的追求特别。
  她,也同女孩般纯真过,但纯真了十年的代价就是——再也没有了温暖。
  那个十岁庆生的夜晚,悲剧降落……
  已经记不得中间发生了什么,只记得黎明时,母亲肚子中的“弟弟”被分尸,还为成熟五肺六脏散落一地。而母亲……身上青青紫紫,然后就是那剖了的腹口。
父亲?父亲在哪?当时的她并不知道,但现在知道了……那个被人扒了皮囊,血肉模糊的人,一双眼睛怎么合也合不上,死不瞑目的人,就是平时将自己捧在心尖上的父亲……
  是谁?
  不知道
  以后怎么办?
  得过且过吧
  ……
  ……
  告诉我,你甘心吗?
  甘心?哈,怎么可能?原本,我们的生活是那么美好。
   可是…可是!
  我不甘心啊!
  呵,汝有资受吾传承……

  当再次醒来的时候,她不再是那个“她”了。
  她不再纯真,不再信任,也……不再温暖。
  但她知道了活下去的目的——获得创世神的承诺
  这同样是她活下去的信念——参加凹凸大赛,成为第一名……

  少女缓缓地抬起头。
  那一刻,时间仿佛为她静止。
  她不是水晶的璀璨,却胜似水晶的一切。
  蒲扇般的睫毛一扇一扇,上面的泪珠轻轻的颤着,摇摇欲坠。
  眼睛折射出的光芒,是海盗小弟毕生的追求、渴望。
  而就在这里,卡米尔发现了自己的追求。
  “诶呀呀,好苦恼,跟不跟他走啊~”略带哭腔的干涩嗓音终于把海盗头子的小弟的魂给唤回来了。
  温裕苦恼的嘟囔声、烦躁的竖柳眉、无奈的嘟嘴等等等等汇在一起……
  “biu”
  卡米尔感觉仿佛有一个光溜溜的金发碧眼“小鸟人(?!年轻人,你的思想很危险)”朝他射了一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卡米尔这14年没白活!
  大哥,我似乎恋爱了!
  大哥,大嫂没了,你还有个弟妹!
 
  温裕一脸迷茫的看着前面的原谅色的耳朵从粉色渐变到大红的过程……
  好腻害!
 
  似乎有那么一瞬间,温裕的眸色从黑色转变成暗红,但那似乎只是一瞬间。

  “劈啪”远处,三道雷电突然降落在一起,声响巨大。
  遭了,大哥不耐烦了!
  蓦然反应自己不小心把大哥惹怒的卡米尔本能的将温裕拽着就往那边赶去。但一反应到自己做了什么,咒骂了几句后,歉意的看向温裕几眼,有继续加快马达赶路。

  “卡米尔,你很慢”雷狮很生气,看他炸毛的头巾(中国结,蟹蟹)就知道了。
  “……”卡米尔低垂着头,看不出神色。
  “欸,你是谁?”属于少女童稚的声音响起……

【凹凸世界乙女向】再见,我的挚爱 卷一

  【凹凸世界同人文】
  【all女主】【全员向(缺一赔十)】
  【女主双重性格(随机触动)】
  你好,这里是我的故事,我叫温裕,是个没有感情的杀手。

  “啊!”一声少女的尖叫划破了天空的宁静,为人们敲响了“起床铃”,昭告了第二天的降临。
  终于,平静的昨天离开了,取而代之的,是杀戮的今天。
  四周的人见惯了不知泛泛地呼救,而当面对少女的呼救声,都是处变不惊,毫无波动。
  呵,真是可悲。出生在这里。
  出生在这个“创世神的疏忽”——卡拉兹星,罪恶的人们的极乐之地。
  少年淡然的看着声音的源头,忽然想起母亲走前的话:
  “雷狮,罪恶的源头是纯真。在卡拉兹那里,你会找到你的童稚”
  预言的童真?真可笑,救赎我吗?
  “啧,好玩”少年舔了舔干涩的嘴唇低笑道。
  我堂堂雷王星三皇子,会需要吗?
  不需要!鸡肋之物……不过,现在好无聊啊!
  “卡米尔”雷狮看了看旁边一脸“痴迷”地看着甜点铺的某原谅帽+红围巾。
  “……”某狮自暴自弃式望天。
  “啊,大哥……”后知后觉的卡米尔终于感受到雷狮直径50米以内的低气压
  “唉……卡米尔,去把刚刚那个求救的女人带过来。”一口一个女人女人的,其实自己也不过是17岁的少年罢了。
  卡米尔一愣,大哥从来不管闲事。
  就连当时的自己…也是因为血缘关系……可能还有些同病相怜才被关注,保护的。
  大概,我要带回个大嫂吧?
  无论据的猜想是无意义的。
  卡米尔停止了猜忌,只是稍微加快了脚步。不过十几秒的时间,就已经站在一家书店之前了。
  书店的装饰很雅致,很清丽。当然,前提是忽略那颗仍在“咕噜咕噜”打转的人头。
  嗯……手法十分残忍,刀口很粗糙——新人作案。
  卡米尔略微沉思了一会,便大概猜测到是刚刚那个女生干的。

  “呜……呜呜……唔”少女抱膝蹲坐在一旁,小小的身躯一颤一颤的,时不时发出抽泣声,十分惹人怜爱。请忽略她身旁闪闪发光的血迹和是不是的低笑声。
  终于杀了他……开心…
  卡米尔(聋骑士):表示自己什么都听不见,眼中只有少女。
  当然,那个人绝对不会是海盗头子,但跟着海盗头子的小弟就不一定了。
  真……真像草莓芝士蛋糕啊……
  一定很好吃……
  卡米尔(垂涎三尺):饿了,想吃……
  “你…跟我走一下……吧”卡米尔看着害怕的少女迟疑道。
  他不知道大哥会怎么对她,跟他走,是还是坏……不知道。
  “你……”少女停止了颤抖,停止了抽泣,缓缓地抬起了头。
  【新人作案(似乎有点不对)咳,这章是个大粗长!】